在山谷里播下温暖的种子,生长出一片灿然的风景——护士彭艳坚守“麻风村”40载

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廖志慧 崔逾瑜 通讯员 颜林平

天门市龙尾山脚下,有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子,它的名字让很多人生畏:麻风村。

1979年,一个充满朝气的小姑娘来到这个微茫的角落,不?#25151;?#39118;暴雨,微笑向暖而生,一待就是40年。她就是天门皮肤病防治所护士彭艳。据2015年的数据显示,在全国各地麻风村工作达30年的仅有64人。

看到回城的车开远她追出去哭了

当年,18岁的彭艳青春靓丽,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,憧憬着好工作、好生活。

  彭艳的父?#36164;?#20219;天门市卫生?#24535;?#38271;。朋友们私下都说:“彭艳的爸爸肯定会帮她谋一个好差事。”然而,彭艳接到的工作通知书,却是大家避之不及的麻风病医院。

  麻风,一个在全球?#26377;?#20960;千年的古老病症,很多病人面目狰狞、手足畸?#23567;?#28291;烂如腐,被认为是“天降惩戒”。

  这个消息犹如晴?#24352;?#38643;,彭艳无法接受。父亲是一名老党员,态度坚决:“正是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去,我才要让你带头去!”

  心里装着一百个不乐意,彭艳坐上去麻风医院的汽车。

  听说医院分来一?#40644;?#20142;的白衣天使,病人们?#36861;子康?#21307;院门口迎?#21360;?#26377;?#24809;?#30340;、单手的,有只有四指、三指、二指的,还有无眉毛、兔眼、歪嘴巴的……年纪轻轻的彭艳哪里见过这么多惨不忍暏的面孔,拔腿就跑,追赶送她过来的汽车。可汽车早已开远,留下瑟瑟发抖、眼泪直流的彭艳。

  彭艳无?#25151;?#36864;,更没有难过伤心的时间。医院住着130多个病人,加上烧火做饭的只有11名工作人员,她每天累?#20040;?#19981;过气来。

  直到过年回家,彭艳还是不能理解父亲的决定,仍有怨气。

  重燃生活斗志 她令患者坚强

  1981年,一位女病人病重,想见女儿。彭艳走到4公里远的街上,给村里打电话,帮她联系上女儿。10多岁的小姑娘来到医院,却在门口徘徊,不肯进去。“爸爸不让我进去。”小姑娘心里的委屈一下涌了上来:?#28304;?#22905;的妈妈得了麻风病,她和爸爸在村里就成了“隔离体”,没有人愿意和她玩,学校也去不成了。

  这时,母亲欢喜雀跃,开心地下楼。远远的,两人望见对方,都下意识地往后退。思女心切的母亲想上前抱抱女儿,?#26149;?#24597;病会传染;女儿渴?#25991;?#29233;,却又害怕见面。

  隔着四五十米,母亲泪流满面,女儿泪流满面,彭艳也泪流满面。

  这一幕,彭艳终身难忘。打上“麻风村”的烙印,很多病人没有亲人,没?#20449;?#21451;,一生不被外界理解、接纳。而自己,虽只是千千万万医者中的千万?#31181;?#19968;,但在饱经苦难的麻风病?#25628;?#37324;,就是唯一、甚至是比子女还亲的亲人。“他们需要我!”夏天,不少病人的脚溃烂流脓,散发恶臭,招来蝇虫的叮咬,还会生蛆。彭艳悉心为他们换药,处理伤口,从没嫌臭、嫌脏、嫌累。

  伤口要护理,心灵的?#36865;?#20063;要抚慰。某年,“麻风村”里来了一个小女孩,只有13岁。由于想不开,她背着医生护士,将平日偷偷积攒的氯丙嗪药丸全部吞下去。彭艳连夜赶到病区,将小女孩抢?#28982;?#26469;。从此,她对小女孩格外关注,常常陪她聊天,帮她走出阴?#30149;?/p>

  8年后,女孩身体康复,出落得亭亭玉立,准备和一起长大的帅小伙病友结婚。按当地风俗,新娘需要9个姐?#38376;?#24109;。可村里人送来“人情”,却不愿意参加婚宴。结婚头天,神色黯淡的女孩向彭艳提出一个“非?#31181;?#35831;”:“您陪我睡一晚吧!这样就能证明麻风病康?#26149;?#19981;会传染!”彭艳先是一?#21486;?#28982;后笑着拥住小姑娘,依偎一夜。“父亲告诉我,微笑不花钱,但是很值钱。”彭艳一直记得这句话。多年来,她的微笑不知让多少麻风病人重燃生活希望。

  面对多?#20301;?#23703;的机会 她毅然拒绝

  日夜住在麻风村,一月只休息4天。

  虽是白衣天使,彭艳头上戴的不是俏丽的燕尾帽,而是包头包耳的隔离帽;身上穿的不是秀丽的护士裙,而是加厚笨重的隔离服;脚上蹬的不是雅致的护士鞋,而是齐膝的黑色深统套靴。

  但她很知足。“病人们懂得感恩,他?#20146;?#26159;将手头仅有的‘好东西’送给我,有自己种的菜、水果,甚至钱。”彭艳说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她和病人的感情越来越深厚。

  有年发大水,彭艳因为喝了脏水染上伤寒,住进天门市人民医院。院长知道她的身份,劝她:“你那里那么苦,不如来我们医院。”“我不来。”彭艳脱口而出。那一?#24067;洌?#22905;?#38498;?#37324;浮现的是,好不容易考出农村却不?#19994;?#40635;风病的大学生,毛发脱落只能纹着生硬粗眉的爱美姑娘,把自己当亲闺女、结婚时送上一对绣花枕头的好心大婶,第一次看电影激动得?#32769;?#33509;狂的可爱老人……全是病人。

  彭艳的心里放不下他们。?#30475;?#26377;转岗的机会,她都一一婉拒。

  就这样,这个别?#25628;?#20013;在麻风村待不了两三年的弱女子,却像一棵顽强的兰花,在山谷里播下温暖的种子,生长出一片灿然的风景。40年,14600个日日夜夜,彭艳从青?#24247;?#30333;发,从青涩到?#24278;齲?#32784;得住寂寞,守得住初心。

  如今,全国绝大多数地方已基本消灭麻风病。天门尚有麻风病治愈患者80人,彭艳坚持定期访视,为他们融入社会提供健康心理咨询。对集中居住在麻风村的最后7位老弱残者,她依然不离?#40644;?#32473;予全程照料。“这是我的天职与?#22993; ?#24429;艳从不后悔。


热点图片

天门要闻

国内新闻

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
秒速飞艇能破解吗 8号彩票极速赛车 双色球复式机选器 龙王捕鱼2怎么玩 我需要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谢谢 超级大乐透彩票推荐号 时时一天赚2000技巧 陕西11选5开奖直播 投注平台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